• 企业融资链正在收紧 靠发新债还旧债度日越来越难
来源:上海证券报      浏览:134    

增加时间:2018-05-10 18:19:54:8561

     

    盾安集团债务危机终于得以喘息。

     

      9日,记者从相关人士处获悉,盾安集团当日到期的10亿元超短融债券17盾安SCP008已经顺利兑付。

     

      这让不少惴惴不安的投资机构看到一丝希望,但定心丸还没吃下,今年等着盾安集团兑付的还有63亿元债券。很快,本月24日还将有一笔规模9亿元的中票——13盾安集MTN1到期,下个月12日还有一笔规模8亿元的超短融——17盾安SCP009将到期。

     

      其实,今年以来,全市场已有639.4亿元短期债券(偿还期限在一年以内的债券)取消或延迟发行,且债项主体评级大多偏低。

     

      在表外“影子”融资渠道被堵上的背景下,“一旦流动性有所收紧,信用状况较差的企业就会遭受更大的市场风险冲击。”穆迪大中华区信用研究分析主管、副董事总经理钟汶权告诉记者,“尤其是国内民营企业依赖短债为主,不停滚动发行短债来支持长期投资,一旦停止滚动,其流动性压力更加凸显。”

     

      显而易见的是,企业融资链正在收紧。对于过度依靠外部融资借新还旧的低资质企业而言,信用风险压力或正积聚。

     

      靠短债“续命”越来越难

     

      “以前信用市场资金充裕时,企业会觉得短债的成本更低,也因此忽略了负债结构的安全性,依赖短债的结构更容易受到市场变化影响。”钟汶权对记者表示。

     

      这一点在盾安集团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结合大公国际发布的盾安集团2017年信评报告以及公司2018年一季度财务报告可以看到,从2014年至今,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持续增长,2016年末为83.72亿元,其中,主要增加的是一年内到期的应付债券。而到了2018年一季度末,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已经增至106.92亿元,较2016年末增长27.7%。

     

      从债务期限结构来看,公司以短债为主。Wind统计数据显示,公司在期限为1年内的债券余额为83亿元,1至3年期限的债券余额为20亿元。有6只债券将于今年到期,分别是13盾安集MTN1、17盾安SCP009、17盾安SCP010、18盾安SCP001、13盾安集MTN002、18盾安SCP002,发行总额高达63亿元。

     

      这一负债结构也使得公司资产与负债出现期限错配,短期偿债能力下降。

     

      截至2017年3月末,公司一年内到期有息债务金额为199.99亿元,占总有息债务的比例为59.11%。2014年至2016年末及2017年3月末,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有所波动,流动资产对流动负债的覆盖程度一般,由于存货规模较大,流动资产对流动负债的覆盖程度降低。

     

      从去年开始,债券利率、银行贷款利率上升,融资难度已经上升。“以往企业可以通过影子银行和表外业务来融得资金,但现在强监管趋势下,这些灰色渠道不畅通,企业的债务融资压力加大。”钟汶权说。

     

      而对于企业而言,依赖短债滚动发行来给负债端“续命”就如同饮鸩止渴。“每发一个短债还长债,接下来再融资压力都会越来越大。”他说。

     

      企业再融资压力加大

     

      今年一季度,企业发短债频频失败,低资质企业的融资环境并不乐观。

     

      记者通过Wind统计,年初至今已有116只短期债券(偿还期限在一年以内的债券)取消或延迟发行,共计639.4亿元,且债项主体评级多为AA和AA+。

     

      “其实从去年开始,一些信用资质较差的企业就有取消发行的迹象,先是取消中票,然后蔓延到短融、超短融。”钟汶权说。

     

      与之相对应的是,今年以来债券违约只数和规模同比明显增长。

     

      Wind统计显示,今年截至5月7日,已有19只债券出现违约,较上年同期增长19%;涉及债券规模高达143.5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

     

      5月7日,“15中安消”非公开发行公司债违约,合计本息9441万元未能如期兑付;“11凯迪MTN1”中票违约,合计本息金额6.98亿元未按期足额兑付。

     

      今年一季度,社融规模的同比减少,迫使企业资金链不断收紧。2018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5.58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1.33万亿元。

     

      建行金融市场研究处称,原来依靠债务融资扩张业务的模式面临挑战,尤其是不能及时通过贷款、债券发行等方式进行借新还旧时,企业的违约风险就容易上升。要警惕扩张过快、过度依靠外部融资借新还旧类企业的信用风险。

     

      虽然今年截至5月7日的非金融企业的净融资额为1210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14亿元明显回升,但相比于2013年以来同期1万亿至2万亿元的净融资额,仍远远太低。

     

      债市冰火两重天

     

      打破刚兑趋势下,低评级企业信用风险逐渐暴露,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也悄然改变。

     

      债市上可用“冰火两重天”来加以形容,借用一位城商行固收部人士的话来说:“低评级信用债的利率再高也没人要,高等级信用债抢也抢不到。”

     

      发行数据也显示,主体评级较差的债券能卖出去的,不仅需要利率更高,而且多为公募性质,平均规模也明显低于高等级票的募资规模。

     

      投资者的避险心态下,行业利差正逐步拉大,两极分化趋势愈发明显。

     

      中信证券统计显示,目前行业利差最高的是化工,高达123个基点,采掘行业为114个基点,有色金属行业为104个基点;利差最低的行业是非银金融、国防军工和公用事业。基本在20个基点左右。

     

      整体来看,近两个月的信用债发行回暖,但是仍表现出两极分化态势。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说,正因为表内资金发力,金融债、高等级信用债火爆,而中低等级的产业债与城投债品种,受到民营企业融资条件仍然弱化、各种政府信用与平台信用政策陆续落地和非银机构没有新增委外资金的影响,发行仍显困难,体现了有限的结构性回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