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个小微企业的融资样本:利率上浮等已成拦路虎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150    

增加时间:2018-06-05 15:51:33:4850

     

      相比其他小微企业,潘自聪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虽然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在自己企业身上存在已久,但是关键时刻,多少还是能从银行贷到急需的钱。

     

      潘自聪是广东顺德一家电器制造小微企业的负责人。他表示,家电产品的更新换代越来越快,市场对节能环保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为适应市场和大众需求,企业不断加大创新力度,加快产品升级改造,这其中需要大量的资金周转,金融机构的助力对于自己的企业来说非常重要。

     

      不过相比潘自聪,东莞两家传统企业则没有那么幸运,其中一家塑胶玩具厂的总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东莞开厂已经16年,还从没有从银行借到过一分钱。

     

      上浮20%-30%已成惯例

     

      潘自聪认为自己的企业总是能逢凶化吉,和企业续存的历史和所从事的行业不无关系。潘自聪是企二代,自己的父亲白手起家,一手打造这个企业,到目前企业已经成立超过20年。

     

      我们主要是给家电企业做电机,顺德一些大型家电企业,都是我们的客户,整体发展比较稳定。但即使这样,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依然存在。潘自聪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银行融资是所有渠道中价格最为优惠的,不过对于小微企业来说,拿到基准的贷款利率几乎不可能。据我所知,普遍是上浮20%30%。这只是表面的成本,如果算上一些隐性成本则不止这个数。比如说转贷即通常所说的过桥贷款,新旧贷款中间一般会有十多天的空当期,这时如果需要资金周转,成本非常高,十来天的成本可能达到10%,有些甚至是20%

     

      今年年初,潘自聪的企业很幸运通过广东农行微易贷获得了340万的授信。相当于一个企业的信用卡,最大的好处是随借随还,提高了使用效率。以前我们企业如果贷款300万,但短期内只使用了200万,另外100万也要计利息。这对小微企业来说,就增加了成本;如今需要多少借多少,不会造成资金的闲置和浪费。潘自聪表示。

     

      不过相比潘自聪的幸运,更多的小微企业仍面临无款可贷,特别是一些从事低端加工的小微企业。我在东莞开玩具厂已经16年了,从来没有从东莞的银行借到一分钱。一是银行根本不会借给我们;二是即使借到了,利息也会大幅上浮,和我们从外面借的利率不相上下。东莞乐强塑胶玩具厂的总经理张永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张永强表示,自己天天都在刷新闻,感觉到国家对小微企业的扶持力度是逐年增加的,但是这些政策似乎又距离自己很遥远,政策不错,但小微企业的总量太大了,至今没有惠及我的头上。就拿贷款来说,前几年生意好的时候,我还跑过银行,但是没有从一家银行贷到款。贷款的条件都比较苛刻,需要抵押,但是有效的抵押品正是中小企业所缺乏的。

     

      张永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的资金都是从朋友或者上下游企业之间借来的。我们工厂在东莞石排也有十多年时间了,信用一直比较好,所以基本上也都能借得到。很多金融机构觉得小微企业经营风险高、信誉差,所以不愿意把钱借给我们,其实我真的很想呼吁一下,我们小微企业才是真正守信的企业。比如我,都是跟自己的上下游朋友借钱或者赊账,一旦有一次失信,就可能再也借不到钱,所以我们特别爱惜自己的名声,借钱的缘由、期限以及利息都会标明,一旦到期,有些时候甚至是提前还款。

     

      有效抵押品掣肘小微企业贷款

     

      像张永强碰到的问题,其实在东莞小微企业中间非常普遍。在东莞做家具的陈栋谈起小微企业的生存状况总用四个字总结如履薄冰特别是这两年,可以说是几头受堵。首先是上游客户需求转移,造成订单不足;其次是成本逐年升高,让人喘不过气来,我去年几次都有冲动想把厂子关了,但是每次真的要下决心的时候,又被惯性拉回来。

     

      陈栋所说的成本包括土地成本、人工成本和融资成本。相比5年前,场地的租金已经从8/平米,升到了1516/平米;人工也是翻倍一倍有余,现在请一个工人,如果算上各种保险,工厂实际的支出其实是在5500元上下,而在以前则是2200;信贷成本倒是比较稳定,一直居高不下,10个点左右。陈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即使是10个点,陈栋能够拿到贷款的机会也不多。信用贷能够贷到的资金很有限,十几二十万对于我们企业来说,意义不大,想要额度再高一点,就需要有抵押品。

     

      陈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自己在东莞这几年比较庆幸的是早几年买了两套房子,现在这两套房子在贷款的时候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一套房子用来自住,一套就用来抵押,这几年为了贷款,房子被反复抵押过很多次。以前买房子的时候,房价不过四五千/平米,现在则涨到了2+,升值到了300万以上,靠着这套房子,厂子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融资难关。

     

      不过抵押并不是没有风险的,去年陈栋差点就失去这套房子。去年底的时候,陈栋接到一单近20万美金的生意,由于在东莞家具行业,熟客下订单是没有任何订金的,为了采购原料,陈栋再次将房屋抵押,贷出近200万人民币的现金。不过天有不测风云,等到陈栋交完货时,客户突然宣布破产,20万美金顿时化为乌有。当时临近过年,厂里的工人还等着发工资过年,而账上的资金寥寥,如果操作不慎,不但可能要厂子关门,而且抵押在银行的房产也要易主。

     

      庆幸的是东莞市政府补贴给当地中小企业一份15万保额的保险,最终中国信保赔偿给了陈栋12.7万,再加上从破产企业清算后追回的资金,该单生意基本上没有损失。陈栋也有惊无险地将抵押在银行的房产赎回。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能够进入银行法眼的小微企业凤毛麟角。最起码要续存2年到3年,主营业务有一定的技术壁垒,最好有自己的专利,而且不能是外观专利。虽然银行已经很努力在帮助小微企业,但是对于庞大的企业基数来说,银行能够帮扶的不过是九牛一毛。一家农商行的负责人表示。

     

      今年2月初,由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等机构联合发起的中国社会融资成本指数(下称指数”)调查报告公布,详尽地说明了时下中小企的中国社会融资环境。指数显示,中国社会融资(企业)平均融资成本为7.60%,银行贷款平均融资成本为6.6%,承兑汇票平均融资成本为5.19%,企业发债平均融资成本为6.68%,融资性信托平均融资成本为9.25%,融资租赁平均融资成本为10.7%,保理平均融资成本为12.1%,小贷公司平均融资成本为21.9%,互联网金融(网贷)平均融资成本为21.0%,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的平均融资成本为7.24%

     

      529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委副书记易纲到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调研并主持召开座谈会。易纲表示,人民银行等金融管理部门不断加大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政策引导和支持力度,灵活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推动金融市场产品创新,有效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小微企业在承载创新、创业、保障就业民生等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易纲强调,做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也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根本要求。要与政府相关部门、中介服务机构等加强沟通、密切协作,主动适应新时代下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新要求,紧密围绕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高质量发展,做好小微企业融资支持工作。